尔廷

這裡尔廷,雜食,不定時產文產画

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繪簽寄來了QQ!!!
讓我吹爆靜子太太!!!!!!
這個簽繪好棒啊啊阿阿阿!!!!!!
這個小紅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,看那眼神!看那邪媚的笑顏!!看這帥炸的動作!!!
原地爆炸!!!喔我死亡。
@静子

他好可愛_(:з」∠)_
那个頭髮我琢磨了好久
左下角估計是最滿意的了

關於屠殺線(最終戰寬恕)和掉落地底原因的私設腦洞

聽歌時想到的一個腦洞

福從小是在權威鎮壓的富貴家庭長大的父母灌輸她:必須要把阻撓你的一切事物都剷除才能活下來在
10歲那年揸找到了福,並在福14歲時引誘她到山上掉到地底世界
(由於父母的關係,福很少接觸到外界,所以不知道那座山是禁區)
福信賴著一直以來被灌輸的觀念,斬殺了每一個她遇到的怪物,即使對方釋出了善意。屠殺過程,每一個怪物的對話都在動搖她的決心,她對自己所信賴的觀念開始產生了懷疑。在最後一戰,被Sans和揸的話打動,放棄了父母灌輸的想法,決定重新開始。

cartman是個很可愛的小天使啊w
雖然超機車很多歪腦筋((小聲bb

画個王和紅眼病,耶
紅眼病的表情該死的一直畫不好((倒地

菩庫,牛郎織女(1)

菩庫
牛菩織庫(牛郎織女)
七夕小甜餅
本來想今天飆完
看來是不可能了
先放目前寫完的
我的庫拉織女有點傲氣暴力w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在世界的某個角落,有一家人經營著武器店,菩提是這家的孩子,在一場事故中,年幼的菩提便就失去了雙親,他和哥哥跟一個嬰兒相依為命。哥哥對尚年幼的菩提說「菩提弟,你還小做不了太繁雜的事。我去顧店,你負責照顧嬰兒和保養劍」「好」
菩提照顧著的嬰兒一天天長大,到了某天。菩提的哥哥要娶媳婦了「菩提啊,我要娶親了,可是我們的房子就這麼間,我娶親需要房子。你也不小了,差不多要分家了。所以我幫你好不容易安排到騎士團去,這個小孩從小只聽你的,你就帶去吧」「嗯,謝謝哥哥」菩提聽到能去騎士團很是感激,很爽快的便是答應了。
騎士團雖然開始只讓菩提去做雜工,但是菩提非常的勤勞又熱愛幫助別人,他的努力逐漸受到了認可,很快的就升到了騎士團團長的位置。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孩子越來越大,而菩提也到了娶妻成家的年紀。
「大伯!你幾歲了啊,為甚麼還不娶妻呢」「小孩子別亂說話,大伯帶著你還要顧騎士團,哪裡還有心思去娶妻呢」樂樂插著腰對菩提吐舌頭「不就是懶得找嗎!要不我晚上帶大伯你去找個吧」菩提對樂樂的提議是一臉不信「樂樂別開玩笑了,你能帶我去找甚麼啊?你還在長身體,不許熬夜」「大伯我沒開玩笑。我本來是住天上的,樂樂俠說我需要歷練,所以我才下凡。今天聽說會有一個特別好看的小姐姐下凡玩呢!」菩提擺出了說教的姿勢對樂樂說「樂樂,你想出去玩就說,只要你做完作業隨時可以去,你別想用這個開溜啊」摩樂樂衝去房間裡拿了作業出來,舉著給菩提看「大伯你看!我做完了,所以今晚和我一起出去嘛,保證不後悔!」菩提嘆了口氣,指著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「樂樂,不是大伯故意不跟你出去,可是大伯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」樂樂急的在地上打滾耍賴的喊著「不嘛!大伯你就出去一天又不會怎麼樣」可能是因為從小就是菩提養大他的原因,菩提特別寵樂樂,看到樂樂這樣還是心軟的答應了。
樂樂領著菩提走到了森林的湖邊,月光下,遠遠的看到一個身姿曼妙的「女子」在那兒戲水。樂樂趁菩提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前去取走了「女子」的衣服。菩提一回過神就發現樂樂不見了,急的四處尋找樂樂,不料卻正好遇上了正在找衣服的庫拉「小,小姐,您好」菩提尷尬的打了個招呼「滾啊!我庫拉大法師是男的!」菩提不自覺的看著庫拉往下瞄了一眼,樂樂這個臭小鬼,居然給我錯誤的消息「喂,你看哪呢,快幫我找衣服啊!」「啊,喔好的」身為騎士熱於助人的性格下,菩提只好硬著頭皮陪庫拉開始了尋找衣服之旅。
畢竟是夜晚,還是有些冷的加上庫拉沒穿衣服,庫拉忍不住打了個噴嚏,菩提看庫拉受冷的樣子,便把自己的襯衫解下給庫拉披上。

R瑞 賴床

關鍵詞:賴床的早晨
阿阿寫了整整四天啊
卡了好久
越寫越ooc
在發展成車的邊緣拉了會來
希望不嫌棄看看

早晨的陽光灑落在還在熟睡的兩人身上,向來擁有著良好作息的騎士團團長,瑞琪揉著惺忪的雙眼坐了起來。我們的怪盜RK可沒有這種習慣,理所當然的躺在床上扒著瑞琪的褲衩睡著懶覺。
瑞琪看著一旁熟睡的RK笑了下,便起身開始做起早餐。自帶賢妻良母技能的瑞琪,不一會就做好了美味的早餐。然而我們的RK依舊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瑞琪無奈的嘆了口氣,畢竟叫RK起床可是項大工程,比抓到他還麻煩。
瑞琪俯身到RK的耳邊,輕輕的呼喚著他。RK起了些反應,但是並沒有起來的意思。瑞琪搖晃著RK「RK快起來吃早餐」RK皺起了眉頭,不耐煩的直接把瑞琪拉進懷裡「別吵了,再睡會」瑞琪不太高興的踢了RK幾腳,RK吃痛的叫了幾聲。要知道瑞琪可是長年鍛鍊的,就算已經盡量控制力道但以舊是很大的力氣(雖然力氣大瑞琪還是被RK壓的)。「RK起來!在不起來休怪我不客氣了」RK笑著湊近些瑞琪「威脅對我是沒用的,瑞琪你認識我這麼久還不了解嗎」語畢Rk又迅速的縮回了被窩裡,繼續睡他的大頭覺。
瑞琪看得很不是滋味,一氣之下,硬生生是直接把RK拖了出來扔到地上。RK這下是徹底給瑞琪趕的睡意全沒了,只好嘟著嘴氣呼呼的去乖乖吃早餐。瑞琪看RK這副模樣,沒忍住是直接笑了出來「RK你怎麼還像個孩子似的」RK硬是懟了回去「我本來就還是個孩子好嗎」「不知道是誰被孩子壓在身下叫的」瑞琪被RK這句嗆的整個臉都紅了起來「RK你下流!」「應該是我們的瑞琪團長更下流吧」RK壞笑著說到。瑞琪不打算回嘴和RK繼續嗆,只是安安靜靜的吃完了早餐,無視RK每一個搭話。
吃完早餐後,RK終於開始心急了,他可受不了愛人一直這樣對他。「喂,瑞琪」瑞琪連理都不理他「親愛的?」依舊不動聲色。RK湊到瑞琪旁邊,揉揉了瑞琪的頭髮,試圖想引起瑞琪的反應。瑞琪只是任由他亂揉。RK見不起效用,索性放開膽子做些嗶——的事情。「瑞琪,你不理我的話你會怎麼樣我可不知道」瑞琪抖了一下,想著RK能對自己怎樣又恢復了冷靜。RK看他依舊倔著,手摸上了瑞琪的腿「唔...嗯...」瑞琪咬緊牙關,卻還是漏出了聲音「起反應了?」RK壞笑著問著。瑞琪想裝出一點也不在意的樣子,可惜RK那不安分的手徹底讓他破功了「嗯啊!RK你住手!」RK笑著停止挑逗瑞琪,揉了揉瑞琪的頭髮「我停手啦,瑞琪你可不能又不理我」瑞琪紅著臉氣呼呼的看著RK,RK只是溫柔的笑著看瑞琪,瑞琪最後還是作罷,抱住RK「下次乖乖起床」「遵命」